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♂逸心¤

♂逸心¤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上网学习交友,下网工作生活。

纵情山水———辽东秋色   

2008-11-10 20:04:0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逸心 

 

    辽宁省本溪市是一座美丽的山城,东西走向,群山绵延200余公里,西部为千山余脉,东部为长白山余脉,喀斯特地貌,有着中国最复杂的地质结构,是学地质专业的莘莘学子们实习必去的地方。市中心在最西部,桓仁满族自治县在最东部,本溪至桓仁的高速公路就穿梭在这苍茫的群山之中,遇山穿洞,遇河搭桥,昔日崎崛险峻的山路早已被平坦宽敞的公路所替代,早听朋友说过;“去桓仁的路上,一路走就是一路风景”。2006年秋我曾与同学自驾车领略过这一路秋色,也许没人能理解,这一路秋色改变了我生活的态度和人生走向。同样的生活,同样的生活状态,给人的感悟却不同,正如我2006年从西往东走,今年从东往西走,视角的不同,视野也不同,境界也不同,心态更不同。人生如四季,总在不断的变化中,只有选择适合自己的路径才是正确的。适者生存,草木如此,人亦如此,这是大自然永恒不变的铁律。

 

   临行的前一夜,天空下起了蒙蒙秋雨,早晨启程时,虽然秋雨收敛了寒凉,但依然山高云低,雾锁苍山。一双雪白的旅游鞋,一条藏蓝色的牛仔裤,一个背包,一架相机,一个人,一路放歌。山为伴,水缠绕,云也追随,我想孤雁南飞时自有它的快乐。我如孤雁吗?此行仅仅为了欣赏“秋水与长天一色,落霞与孤骛齐飞”的壮美景观?不!一路走来,我体会的是人与自然的完美结合,是彼此的付出和关爱,一草一木都有它的灵性,草木无语,但它却用生命诠释着美丽的永恒,风霜雪雨中,哪怕是稍纵即逝的生命,也有它存在的道理,生命没有高贵与贫贱,高贵与贫贱只存在与人们的认识之中。金钱、名利、社会地位,这些附属的条件让人们疲惫不堪,世俗的无奈让我们感到悲哀,可我们又离不开世俗,这样的怪圈,让矛盾更加递进,于是人们自觉与不自觉的去寻幽觅静,试图开脱烦躁的心态,因为现在纷繁复杂的社会里,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似乎总有一种无形的隔阂,于是人们转向了大自然。唯自然最真,也只有在自然面前,人性也最真实,人们才可以脱掉虚伪的盔甲,表露出人性最真实的一面,只有在大自然面前,才可以放纵狂野的情怀,挥洒或悲或喜的热泪,无须做作,在平日里压抑的心态尽可以酣畅淋漓地体现,在大自然面前发泄是最好的途径,发泄之后,你尽可以轻装上路。也许,这是人们喜爱大自然最好的理由.人本身就是大自然的产物,反朴归真,是人们最好的归宿。人与自然也需要灵魂与灵魂的沟通,这样的沟通唯生命所系。

 

两个多小时的车程,显得有些寂寞,途中给朋友们发了手机短信;“我已启程,去穿越三十里浪漫之路,命中注定,我将独行”,朋友们纷纷回了短信,那一刻,我并不孤独。十点整我到达了洋湖沟,因为担心会下雨,所以下车的第一件事要看看天气。抬头望天,浓云翻滚,云的最上端在阳光的照射下洁白如雪,泛着耀眼的光芒,云的底层依然是铅灰色,在云缝中挤出的阳光,一束束照在大地,明暗分明,光影随云的变化而变化,一切都无定数,唯一的定数是我徒步行走的决心,有时透过云缝的阳光会直射在身上,让人感觉温暖的同时,又有些耀眼,随手带上墨镜,徒步之旅,已从脚下开始!

 

     抬头望,茫茫群山,层林尽染,万山红遍。近看村落人家,小桥流水,清澈见底。鸭戏秋水,荡起一层层涟漪,时有鱼儿游翔。鸟唱虫鸣,犬吠鸡啼,金黄的玉米,火红的辣椒,挂在青砖绿瓦之下,一派祥和的景象。没走多远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落叶松林,在落叶松林的边缘点缀着零星的枫树,淡淡的鹅黄,深深的绿色,衬托出枫叶红艳的美,我不顾一身休闲利落的打扮,任草籽或落叶粘满我的全身,迅速的转入落叶松林中,去感受大自然的唯美。这里是一片原始次生林,这里的自然景象曾改变了我生活的态度和人生走向,难以言表的美告诉我生活是这样的美好,令我更加热爱生活和珍惜生命。今天故地重游,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,也许是怀抱一颗对大自然感恩的心,也许是自然的真情流露,此时,我已泪流满面。听林海松涛,看潇潇落叶,一切都在不言中,有朋友曾对我说;“生命的最前方是死亡”,而我却说;“生命的起点和终点都是一样的,生命在于过程”,潇潇落叶,却把这一切诠释的如此完美。读天读地读人生,这是一部永远读不完的书,只能让生命去续写和感悟。

 

     抛弃这人生的感慨,辽东的秋色实在是棒,我非以辽东人而自诩。江南水乡的灵秀固然美丽,但,显得有些流于甜腻,南海风光的浪漫让人陶醉,但,青春不在的我们又感觉有些飘渺,西域苍天的辽阔令人神往,但,那终年不断诵经的声音,让生命的色彩过于厚重,天府之国的景色宜人,但,人文的造作太多,缺少了原始的野性与况味。辽东的风采集灵秀、浪漫、辽阔、野性与一身,让不同的人们去感受不同的生命,更显它的粗犷与豪放,博大与宽容。然而,让人叹为观止的是,辽东的美在于不断的变化和更新中,每一年,每一个季节,每一天,年年岁岁不相同,就如同一棵树,同一枝条上的叶子,在四季分明中,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,从一抹鹅黄到黛绿,再从黛绿色到如血的残红,生命的轮换会告诉你这一切,年年赏景,年年不同。

 

    经历了风霜雪雨,经历了酷暑严寒,吸纳了阳光的色彩,枫叶才如此艳红,染红了山川与河流,如生命的血液一泻千里,只有这样的生命,才有资格将生命张扬,才无愧于生命。一路走来,时而在小溪旁,时而在密林中,时而在枫树下,也许是对枫树有着别样的情怀,总希望看见大面积的枫林,红透江山。当我看见满山遍野清一色的红叶,失落感骤然而起,坐在山脚下,苦思良久,原来,美丽也需要衬托,生命的色彩不可单一,正如没有低谷那来的高山。

    一路放歌一路走,一路走走一路停,移步换景,景随我动,我随景动,这里的美,美在色彩的变换,一山有四季,十里不同天。忽然记起这样一句诗;“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”,置身于这样唯美的大自然中,感觉这样的诗句太狭隘和单调了,至少缺少了大气,也许我这样说你会为古人抱不平,那么我来告诉你,以蓝天为背景,以大地为画布,饱蘸秋日阳光的色彩,挥毫泼墨天地间,这样的磅礴大气岂能用寥寥数语所能形容的?若是讲文人墨客的情调,那么,一山一溪一水一片随波逐流的枫叶,会扩展人们无限的浪漫情怀,足以让人们流连往返,我苦于文笔的拙劣,不能把这么美好的景致用文字叙述或描绘出它的美丽,更不能准确的表述出我此行的内心感受,可我终究要写出几个字,为己乐,为知己者乐!

 

     苍天辽阔任我游,一会儿驻足在小溪边,一会儿休憩在巨石旁,金风送爽,听松涛阵阵,偶有花香袭来,沁入心脾,无酒而醉。面对辽阔的群山,昂起头放开喉咙,把一腔的激情瞬间的释放,哦~~哦~~~哦~~~,山谷里回荡起我经久不衰的声音。想起了那个手机短信,“把豪情酿酒迎天洒,夜斟星星日饮花,近走悠然远跨马,风依然,雨依然,局促人生见潇洒”,是的,我陶醉于大自然中了,大自然更是接纳了我的陶醉,这正是我要寻觅的人与自然的完美结合,苏轼曾求;“几时归去,作个闲人,对一张琴,一壶酒,一溪云”。如今的工作和生活压力很大,能在闲暇之余感受一次做闲云野鹤的感觉,人生何求?。

 

    一双雪白的旅游鞋,一条藏蓝色的牛仔裤,一个背包,一架相机,一个人,一路放歌,游荡于蓝天白云山水间,不知不觉已饥肠辘辘,我毕竟是凡夫俗子一个,少不了七情六欲,食,已是我的当务之急,看看时间,正是中午12;00,恰巧到达了大阳村,就近走进了一家小餐馆,要了一盘酱茄条,一瓶当地非常有名的酒,“铁刹山酒”,一碗米饭,自斟自饮,漂亮的老板娘看出了我不是本村人,问我一个人要去那里?我笑笑,然后又摇摇头,说出了一句让老板娘难以理解的话:“我也不知道我要去那里,走多远的路,走多长的时间,我只想走走看看”,老板娘说;“路过这儿的游人很多,象你这样的人没有”,我又一次笑了。怕喝多了酒误事,只把剩下的酒带走了,留在路上好与天地对饮,与秋色同醉。

 

     走着走,迎面是一座陡峭的山峰,悬崖峭壁上布满了各种灌木,五彩缤纷的秋叶毫无章法的点缀在其中,似一幅随意泼墨的山水画,我举起了相机,试图以最佳的角度拍摄,不断的变换着位子,不知不觉,走进了一家既没有围墙也没有篱笆的农户院子里,顿时狗吠鸡鸣,主人怒气冲冲地推开了房门,我做一脸无奈状说;“哥们,我想站在这个角度给面前的山峰拍个照片,立马就走”!这哥们真够意思,一点头,“啪”的关上了房门,我拍完照片,灰溜溜的跑掉了。

 

     这次,我毕竟拍到了我想要的照片,然而,不是任何事都会到达人为主观上的满足,没走都久,我就看见了两棵枫树,紧紧地挨在一起,让我欣赏是,两棵树枝繁叶茂,从左到右,出现了色彩的递变,由艳红、浅红、粉红,鹅黄、淡绿、到黛绿,同一片蓝天和黑土,却造化出春夏秋冬生命的演变,匆匆走下公路,想零距离的欣赏这色彩变换之美,可滔滔的河水阻隔在我的面前,我畏惧了这河水的寒冷,我畏惧了这咫尺的距离,抱着下一个目标更美的幻想离开了这里,只是临走时,远远地按动了快门,可终因拍摄的效果不理想,最后还是删掉了,同时也删掉了我的耻辱。人生苦短,不是每一次美丽都会呈现在我们面前,望洋兴叹时,不是自然界没给我们瞬间的美丽,而是我们没有扑捉到自然界瞬间的美丽!悲哀在把永恒的美丽成了稍纵既逝的无奈,汗颜!

 

    下午2;00点多时,朋友发来短信;“你去‘湖里’看看吧,那里的景色很美”!按朋友的指点,我找到了叫‘湖里’的地方,其实,这是主干道的一个叉路口,很容易找到,觅溪流而上,寻峡谷而入,闻两岸花香而行,听百鸟齐唱而神爽。刚到湖里,但见一处悬崖峭壁下,有一如火的枫树,枫树下有一清潭,清潭旁有一小桥横卧,秋水丽影,如一幅铺开的山水画卷,当我举起相机,让我不能容忍的是,枫树下有两男一女一儿童,那两个男人正“咔咔”地折断树枝,异想天开的要把这漫山的秀色带回家中,可这如血的残红,只属于自然!我大声的喊到;“喂,你好意思这样做吗?两个男人却在装傻,问我;‘你说什么?’,那儿童在他的长辈面前重复了我的话;‘你好意思这样做吗?’,两位大男人只拿折下树枝的少许部分,那妇女领着孩子,匆匆的上了轿车开走了,我无意于表白我的思想境界,是那两位男人自感到他们行为的羞愧,人的一生总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错误,要在生活中不断的修正自己的行为,我向那两位男人敬注目礼!

 

     沿着通往湖里的公路徒步前行,清澈的溪水与公路时左时右的交叉在一起,穿梭在茫茫群山之中,两岸山峰对峙,险峻无比,在石缝中旁逸斜出松树、柞树、枫树等,色彩各异,点缀出万千景象。在离路旁大约10米处,突然有一只野山鸡惊飞,咯咯的鸣叫,扑楞楞拍打着翅膀,飞向远处,在这空旷的山谷里只有我一个人,着实吓我一跳,我真想对远去的野鸡说一声,你才是这里的主人,我不过是这儿的匆匆过客,要离开这里的是我。

 

    夕阳斜坠,山峰的影子远拉越长,天色已经不早了,此时已徒步行走5小时40分钟,很无奈的做个优雅的180°大转身。这辽东秋色哦,是山,是水,是诗,是画,是一首生命的歌,挥挥手,再见了辽东秋色,我们明年再相会!

二〇〇七年十月十四日纵情山水———辽东秋色  - ♂逸心¤ - ♂逸心¤

纵情山水———辽东秋色  - ♂逸心¤ - ♂逸心¤

纵情山水———辽东秋色  - ♂逸心¤ - ♂逸心¤

纵情山水———辽东秋色  - ♂逸心¤ - ♂逸心¤

纵情山水———辽东秋色  - ♂逸心¤ - ♂逸心¤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8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